中 华 孝 子 网
孝子会员
“老幼共托”后,会碰撞出怎样的“化学反应”?
来源: | 作者:林枭 | 发布时间: 2024-06-05 | 50 次浏览 | 分享到:

“上学啦!”穿上大号码的园服,背着书包,晚晴苑养护院的封爷爷和伙伴们走进福苑贝贝幼儿园,开启校园新生活。开设老年幼儿园“嘎子”班,是位于深圳市龙华区的晚晴苑养护院携手福苑贝贝幼儿园共同探索老幼共融的创新举措。


为了解决“一老一小”照护难题,不少城市已开始试点“老幼共托”一体化模式。据相关统计,我国拥有“老幼共托”相关企业36.2万余家。其中,去年新增注册9.2万余家,比2022年同期相比上涨20.3%。“老幼共托”模式的潜力正在被市场挖掘。


微信图片_20240605163401.png

“老幼共托”,提供一站式服务


“爷爷,您跳得不对,应该是左脚抬起来!”在位于深圳市南山区沙河街道的深业幸福家托育园户外活动草坪,一群“老小孩”与“小小孩”排好队形,踩着节拍,跳起了舞。幼儿的大胆纠正舞步的童言,引得老者们爽朗大笑,好不热闹。


这样的老幼共融生活场景,在深圳并不少见。


以“一老一小”“医康养托”相结合为特色,深业集团旗下深圳幸福健康集团打造南山区沙河街道、宝安区航城街道、大鹏新区葵涌办事处等5个项目,面向社区居民提供多层次、多元化的养老托育服务。养老网点为老人提供短期托养、康复训练、助餐助浴、老年大学、居家适老化改造等全方位服务;托育园提供全日托、半日托、科学育儿亲子课等一站式育儿服务。


“‘老幼共托’可以一站式解决养老和托育难题,避免多个场所接送,‘上有老下有小’家庭的后顾之忧也将大为缓解。”深圳市幸福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胡月明告诉《工人日报》记者。


去年上半年,广东厚德世家养老产业有限公司开始在所运营的社区长者服务中心布局托育点,即利用现有场所,在多个中心改造出50-100平方米的空间,各提供15个托位。“当老人将孩子送到长者服务中心,交给托育老师后,就能在中心参加老年课程学习,或各式兴趣、理疗活动。一个场地、一家机构就解决老人、孩子照料问题,这种直达式服务,能有效减少年轻人时间开支。”公司创始人马静如是说。


谈及“老幼共托”初衷,马静直言,她小时候是留守儿童,由爷爷奶奶带大,对“隔辈亲”深有体会。幼儿教育专业毕业,同时具有从事养老事业的丰富经历,则是她探索该领域的天然优势。


活动为载体,促进老小双向互动


一栋建筑,一端连着长者服务中心,一端连着托育园,两个空间相通相融。而丰富多彩的活动,则是“老小孩”与“小小孩”实现双向互动的“桥梁”。


记者了解到,深圳幸福健康集团通过开展祖孙亲子课堂、老幼生日会等多种形式的活动,丰富隔代教育知识,让祖辈有更多机会参与到幼儿的一日生活中,实现家园共育。在代际双向互动的过程中,老年人和婴幼儿的社会价值都能获得充分体现。


“通道门打开后,孩子、老人就会一起参加游戏、手工等互动课程。”沙河街道深铁懿府托育园园长陈园园介绍,一老一小团体形成角色分工,孩子们往往是气氛组,用笑声、动作传达快乐;老人则是实力派,在当孩子们无法完成课程任务时,能给予帮助。


有意思的是,不到3岁的幼童们当知道当天有长辈要过来参加活动,表现得如同“小主人”般,搬凳子、帮忙待客。


“牵着孩子们的手,听着他们一遍又一遍喊着‘外公、爷爷’,感觉很幸福!”85岁的韩文德笑着说,与童真的孩子们一起互动、欢笑,感觉心态都年轻了。


走进厚德世家旗下机构养老品牌——晚晴苑养护院大门,映入眼帘的是野趣横生的晚晴花园。这个由老人们设计打造的适老化共建花园,外围挂满孩子们童趣画作,是幼儿、老人的户外乐园。


晚晴苑养护院的院区内建有幼儿园,是一家以医疗服务为保障的“老幼共托”示范基地。一起玩投篮套圈、积木搭建、绘画涂鸦、跳拍手操……每周多次的长者与幼儿定期互动,双方在游戏共娱过程中,实现情感互补。


“我们是‘老宝贝’,自然喜欢和小宝贝们待在一起,孩子们特别有活力!”晚晴苑养护院的网红奶奶孙佩琴喜欢吃黑巧克力、在电脑玩连连看游戏、和闺蜜陶学焴拍小视频。她笑称,自己才86岁,算是妹妹,在养护院的大家庭中,她有不少近百岁的姐姐。


“在居民区建养护院,创设阳光、热闹的环境,能让老人们更有活力。”马静直言,老人并不喜欢人少的幽静之处,融入社会环境,他们会更有安全感,对生命的向往也会更强烈。对孩子而言,“老幼共托”有利于他们在日常生活中而非通过说教方式,学会尊老的同时,接受生命教育。


延伸至家庭,减少代际育儿冲突


科学育儿,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能成为“指导者”?


“老幼共融,并不局限于在园内,而是延伸至家庭。”胡月明说,通过活动前教研、不定期的科学育儿讲座等,深圳幸福健康集团的科学育儿指导站给祖辈创设机会了解年轻一代的教养观念。同时,也在父母家长会中传递一些从祖辈那里习得可以传承的一些教养观念或礼仪,更好地实现家园共育一致性。


此外,托育园的科学育儿指导站还会不定期举办三代同堂活动,以家庭为一组,在游戏活动中培养孩子团体意识的同时,促进家庭中代际育儿和谐。


如何应对婴幼儿用哭闹作为“武器”、婴幼儿吃饭像打仗该如何引导……通过祖辈茶话会、祖辈课堂等系列活动,该集团正在推进建立体系化、课程化的科学育儿指导,让老一辈掌握科学育儿知识,甚至能成为年轻父母的“指导者”。


经过3年多的发展,深圳幸福健康集团逐渐探索出了“老幼融合、医养结合、医育结合”等服务模式,率先提出“医养托”三位一体四级联动服务网络体系,并积极探索特大城市“一老一小”整体解决方案。


谈及开展“老幼共托”业务的挑战,胡月明认为,“一老一小”分属不同政府部门主管,应打破部门间的界限,建立跨部门的协调机制。老幼共融需各方共同发力,例如,相关部门应引导年轻家长参加老幼共融活动,推动养老育幼观念转变;科研机构、大学院校应加强老幼共融体系研究。


对此,马静亦有同感。她认为,幼儿园、托育、养老业务分属三个不同部门,企业在开展老幼共融业务时,审批、日常管理上都得跑不同部门,沟通成本较高,“用人短缺方面,应加大培养力度,提高相关服务人员的地位,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该行业。”


来源:工人日报-中工网